容郁

新浪微博ID:空中白鲸
想跟地球谈恋爱
努力产出

【维勇】光华璀璨

短篇完结,努力撒糖。

假如每个人都是一颗星星。依旧是一篇充满各种隐喻的童话。

不是真的行星啊!真的不是科幻!这是来自一个文科生的哀鸣。

他们属于彼此,ooc属于我,而我爱他们。


 ——————————————————————————————



《光华璀璨》


      宇宙是广袤无垠的,它容纳着成百上千颗星星,胜生勇利不过是其中平凡无奇的一颗。

      在他出生的星系里,他的名字是胜生勇利。但在除此以外的地方,他的名字只是Y1129——一个非常敷衍、没有什么诚意的名字,说是代号也没什么差错。

      但宇宙中大部分的星球都只有这样一个代号。在自己的星系里,它们或许会有一个好听的名字,但在其他星球眼中,它们从始至终都只是这样一个苍白又敷衍的代号。

      ——除了某些特殊的星球。


      现在勇利坐在自己星球的监控舱内,手里是一杯已经凉透了的咖啡。他已经这样对着数据显示屏看了好几个小时了,引力大小、磁场强度、运行速度都在正常的改变着,预计两小时六分后,他会见到未来五天内唯一可见的那颗行星,六天八小时五十七分后,他会经过一个陌生星系。这些当然都不会有多大的危险,勇利盯着屏幕是因为他必须确保自己的星球运行不出差错,但导航系统已经帮他解决了大部分问题了。

      于是十分钟前他又不自觉的点开了冬神星的资料,然后开始对着这份资料出神。


      冬神星是一颗有着自己的名字、而并非代号的行星,因为它有令所有星球都折服的美丽。关于它的资料,勇利完全可以倒背如流:

      它是宇宙中极少见的一颗游离星,不属于任何一个星系,没有固定的运行轨道和运行速度。它是宇宙的舞者,在不同星系间穿梭,留下优雅的轨迹与温柔璀璨的光芒。它永冬无昼,不同深浅的白与蓝覆盖了星球全境,冰川、暴雪、寒风、极光,那是极端气候造就的极端美丽。冬神星外部存在有大量冰粒,而正是这些冰粒将抵达冬神星的大部分的光线反射,因而尽管在其他行星眼中冬神星永远璀璨耀眼,但它自己却不曾见过白昼。

      或许因为庞大的体积,它在经过其他星球时总给人一种触手可及的错觉,但事实上它与所有星球都保持着相当遥远的距离。

      在成为冬神星之前,它的名字是V1225。

      勇利年幼时,曾在书本上见到过已经被称为冬神星的V1225。小小一个的勇利坐在Y1129上,注视着书本上的冬神星,思维不知道为什么就跑偏了。他看着这颗星球在黑色苍穹里穿行的记录,就好像在看一颗巨大的糖果在黑巧克力里滚来滚去。冰山堆出白色糖壳,碎雪反射光线就成了冰蓝糖浆,闪闪发光的样子或许是因为添加了过多的荧光剂。如果真的有这么大的糖果,大概直到自己死去都吃不完吧?

      冬神星与勇利所在星系相差的距离,是一个小孩数也数不清的数字。它本来只应该运行在书上、在各式各样的记录片中、在见多识广的星球的谈话里,它本该只是勇利心中那颗“如果能见一眼该多好啊”的星球。

      但在勇利十三岁的时候,冬神星与他所在的星系擦肩而过。

      没有人知道冬神星为什么会突然转向,没有星球想到它会经过那么一个偏僻而遥远的星系。它是一个意外,然后在那意外的瞬间点亮了勇利的双眼,令自己成了黑暗星河中唯一的明灯。


      六天八小时五十七分过后,勇利抵达了那个陌生却友好的星系。

      大行星与小行星交相辉映,刚刚诞生的小行星调皮的四处发射着信号。这是一个幸福的星系。他们热心的询问勇利是否需要帮助,但勇利的回应却显得过于礼貌和生疏。勇利感到有些抱歉,但这个星系令他想起了自己的父亲、母亲还有姐姐,他不可避免的失落了起来。他不知道自己现在离他的星系有多远,他只知道自己走得太远了,远到发出的所有信号都会变成毫无意义的杂音。

      他的家人过得好吗?他还可能回去吗?他们还会再相见吗?勇利不知道。
      他默默的背了一遍冬神星的资料,打算对所有问题都视而不见。


      十三岁的勇利已经不再是一个见到好看的星球就会想到糖果的孩子了,他也从未想过有一天,自己真的能亲眼看见冬神星——

      宇宙仿佛在那一刹那完成了所有的压缩,然后在勇利胸口轰然炸裂,令他得以见证数以万计的璀璨繁星是如何从黑暗深处流淌而出。万物初生。苍穹、星河、夜幕,一切耀眼而深邃的词语就此有了意义,它们都变成了同一个词——光华璀璨。

      近在咫尺只有一个瞬间,冬神星继续朝着宇宙深处坠落,像一颗钻石。不,它不是钻石,它只是一颗由无数珠宝堆砌而成的星球,能让一切耀眼而深邃的词语失去它们所有的意义。


      勇利做出了一个决定。


      他离开了自己的星系,成为了一颗游离星。勇利当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他将独自去面对未来可能会经过的所有黑洞、陨石、其他星体的爆炸;他将穿过一个又一个陌生的星系,而并不是所有星体都充满善意;他将得不到丝毫援助,没有人能庇护他,这是他孤身一人的战斗。

      他追随着冬神星的轨迹流浪了漫长的百年,但也不过是将彼此的距离从百亿光年缩短到了一亿光年。

     勇利也曾反反复复的思考过自己当初所做的决定到底是否正确,但他无法想像做出别的选择的自己如今又是什么样子——当他看见冬神星的那一刹那,他就知道自己将离开他诞生的星系,丢弃固有的轨迹与速度,从此开始追逐这颗没有归处的游离星。他在这百年里翻阅过无数冬神星的资料,当然知道两颗星体无论是在运转速度、引力大小,还是磁场强度上都没有丝毫相像之处,可他还是想成为一颗像对方一样的行星。这一切的一切都令他觉得自己在做梦,冬神星或许听都没听说过宇宙间还有Y1129这样一颗行星。

      但它依旧值得自己做出这些改变与选择。

      是的,它值得。勇利曾无数次见过他人在知道这些时露出复杂的目光,他知道他们在想什么。

     “你或许永远也无法追上它。” 

     “你花费了这么多的时间去追逐一个只见过一次的星球,甚至为此远离了自己的星系,我觉得这不值得。”

     “即使追上了它又能怎样呢?你们无法靠近彼此。”

      可他无法停下步伐。

      或许在未来、在更加久远的某天,自己会厌倦这样无休止的追逐,勇利这样猜测着,但现在他仍要继续靠近冬神星。

      即使V1225与Y1129之间隔着遥不可及的星河,无论如何放眼望去,都无法看见彼此。


      在那之后又过了很久很久。

      久到在此期间勇利已经躲过了数千次星体爆炸,又数百次的差点被陨石群撞个粉碎。他从黑洞洞口逃生了数十次,现在已经可以做到在经过黑洞时漫不经心的喝他的咖啡了。

      他是幸运的,尽管他为此付出了无数代价,甚至有一段时间他的星体破碎到令他以为自己再也无法走下去了。曾经覆盖了广袤土地的蔚蓝海水因为无法避免的陨石坠击而逐渐萎缩,不知何时变成了变成泛着金属光泽的黑色土地。银色的陆地则犹如孤岛,材质介于宝石与金属之间。他觉得自己已经从平凡无奇变成了毫不起眼。

      但至少如今他安安稳稳的站在这里,站在Y1129上,而冬神星终于在他的肉眼能见的范围之内。他以为自己耗尽一生都无法追上对方,而现在,勇利伸出手,冬神星就变成了他指尖上的蓝色糖块、发光夜灯。

      仅存的狭小的海面像一只隐秘的黑色眼睛,小心翼翼的注视着远处巨大的星球。宇宙无边无际,冬神星划过夜空留下的银白痕迹,往往要经过数千年才能抵达亿万光年外的勇利眼中,然后在眨眼时稍纵即逝。但那都没有任何关系,现在勇利连对方会如何做无规律变速运动都了然于胸。冬神星在他视线范围内,即使他注视的永远只是对方离去的背影,但直接用眼看,总归比开着星球导航仪跟看路况似的追着对方要好的多。

      勇利做了一个深呼吸,冬神星寒冷的气流顺着呼吸道在全身蔓延开来,冻得他打了一个激灵,令他觉得自己的大脑也在一瞬间冷静了下来。

      星与星总是之间隔着数也数不清的光年,这是它们保护自己的最后手段。即使是决心组成一个新星系的两颗星星,也总是用彼此的大气层与对方拉开距离。

      触手可及却遥不可及才是常态。既然如此,再更加遥不可及一些也无妨。


      勇利决定保持这样的距离静静的注视着冬神星,跟随它一起继续他们的旅程。勇利这样想着,却不曾想过有一天冬神星会主动向他靠近。

      在他停止靠近的一个星期后,一直看似在漫无目的的向前游荡的冬神星停下步伐,调转方向,改变轨迹,然后加速前进,毫不犹豫的向Y1129靠近。

      在那一天,他接收到了冬神星发来的、断断续续的信号。


      “你好……我是……V……1225……维克托·尼……基……福罗夫。”
      “你的名字……是?”

      他们推着信号收发机满星球的跑着,只为寻找到一个能收到清晰信号的位置。刚开始的确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维克托曾经没头没脑的在下午发送了一句“你吃午饭了吗?”这句话让双方都愣了一会,然后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

      终于,他们的话题不再是“早上好”“今天天气不错”“你吃饭了吗”了。他们当然还有很多话可以说,毕竟他们在宇宙中运行的轨迹已经重叠了几百年,而此后将一直重叠下去。

      而勇利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自己能如此快速的接近冬神星,因为不知从何时开始,单方面的追逐变成了互相靠近。

      调整速度、改变引力、倾倒角度,他们知道要如何组成一个星系。冰蓝色的行星散发光芒,温柔的洒在对方身上,然后被黑色的行星折射。包裹着冬神星的细碎冰粒被Y1129在碰撞中燃烧粉碎,变成水蒸气云块托在他们身后,爆发出前所未有的绚丽光彩。现在他们看起来就像两颗相伴而行的巨大彗星了,在灰暗的宇宙间交相辉映,光华璀璨。

      光华璀璨。


      如果V1225还存在冰粒的话,它们或许可以落在勇利掌心。

      在相遇的八个月以后,他们已经达到了理论上两颗行星能够达到的最近距离。事实上,勇利自己也惊讶于这个理论值竟然真的能达到,也许是因为他和冬神星出乎意料的合拍。可那仍然是一个近在咫尺又遥不可及的距离。

      但假如要更近的距离——勇利不敢想——那就只能抛弃自己的星球,前往对方的行星了。

      几乎没有星球会这样做。不是所有人都有勇气驾着飞艇离开自己的星球,冲进另一个的行星内部的,他们可能会在抵达目的地之前被风暴和大气层重伤;也不是每个行星都有勇气打开屏障放别人进来,他们怕落地的人哪天会在自己身上炸出朵蘑菇云来。

      但勇利没有思考太久,因为他收到了维克托发来的一条新讯息:





      “请稍等片刻。”





      勇利等待了对方半个月,他用了半个月来疑惑维克托让他等待什么,但那想必是一个惊喜。

      然后在某一天里,他看见一道银色的火光擦过视野。他本以为又是一颗从大气层经过的陨石,却没想到银光在视网膜上逐渐拉大,最后会变成一艘飞艇的模样。

      勇利仿佛再次看见了宇宙初生的景象。

      银色的飞艇穿过了双份的平流层、对流层、热层、散逸层,终于触碰到了Y1129的地面。勇利无措的站在原地,在不久之后看见一位银发蓝眼的男人从飞艇上跳下来,他面容英俊,身材挺拔,甚至可以说是如同冬神星本身那样光华璀璨了。蓝色是冰晶,银白如雪山,他身上还带着冬神星独有的冰冷寒意,但那笑容无疑是温暖的。

      “久等了……胜生勇利?我的发音对吗?”

      在触手可及的范围之内,维克托微笑着朝勇利张开了双臂。


-THE END-


我真的爱上我自己了!嚎啕大哭。

就是写着写着总觉得这个paro有点羞耻。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XD

评论 ( 13 )
热度 ( 58 )

© 容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