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郁

新浪微博ID:空中白鲸
想跟地球谈恋爱
努力产出

【维勇】透光

短篇完结,依旧是撒糖。

其他角色第一视角,关于勇利和他人无法看见的维克托的故事。

他们属于彼此,ooc属于我,而我爱他们。


 ——————————————————————————————


      《透光》


      是的,首先我要说,我是一个无神论者。但很多时候我都会怀疑:这世界上真的没有神吗?就算没有神,难道没有什么其他的超自然现象存在吗?

      我要跟你说的,是关于我一个朋友的事。我和他从小就认识,从小,我们是一起长大的,到现在大概有七八十年了?他是个很普通的人,日裔,谦和有礼,身上最不普通的地方或许是那对玫瑰棕的眼睛,非常漂亮。但是他和我们是不一样的——他从小就宣称自己能看到天使。你明白这有多奇怪吗?就像一个人到死都相信圣诞老人是存在的,并且坚称自己每个圣诞节都能见到他一样!

      不,他不是信徒,天主、基督、东正、或许还有伊斯兰,他哪个教都不信,他只相信他看到的那个天使。 

      ……他很少朋友,就连亲人都并不亲近。他总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那儿只有他的事业、那个天使,或许还要加上他家的贵宾犬?那只狗真讨人喜欢,但似乎也死了很久了。 

      我们很少联系,上次见他大概已经是二十年前的事情了。而这次我是来参加他的葬礼的。我很难说清楚这种感觉,天啊,我上次见他时他还是中年人的样子,但现在他已经躺在了棺材里…… 

      是的,他是个内向的人,容易害羞。但是我想,他之所以活的那么像另一个世界的人,大概和我有关。我没有尽到一个朋友的责任,我对不起他。 


      我们一直在一起,同一个幼儿园、同一个小学、同一个中学。在幼儿园的时候,所有人都相信圣诞老人是存在的,其中有一个人特立独行的觉得自己能看见天使,那当然没什么。但到了小学,在大部分人都知道了圣诞老人是自己父母假扮的之后,他就成了……异类。你知道异类代表了什么吗?你知道的。他们会在排队时故意踩他的鞋子,在上坡路把他往下推,在考试前把他的课本扔掉,摔烂他的眼镜。或许还有其他更严重的事情,我不记得了。我不想说。

      而我……我不能隐瞒,我从没向他伸出过援手。那时的我觉得他活该,因为他幼稚、无知,并且那些言论看起来简直是在哗众取宠。他死脑筋,照我看来,只要有一天他装作不屑的对所有人宣布:“天使都是骗人的!”一切不就好了吗?再也不会有人欺负他。所以我什么都没干,即使他把求助的目光投向我,我也只是袖手旁观……我不知道那时我为什么会那么做,我对不起他。

      他仍然相信着那些“骗小孩的玩意”。这个世界怎么可能会有天使?但那时的我们一定是恶魔。可奇怪的是,从来没有人踩到过他的鞋子,所有人都像踩影子那样滑稽,一不注意直接扭到脚的都有;就算被推下去,他也好像被什么东西接了一下,看起来摔得很重,但身上从来不会有伤;他很快就会有新的课本和眼镜,和原来的一模一样,就连课本上的笔记也都还在。现在想来,有那么一星期,每天出门我都会意外的被人泼上一盆水。也许是那个天使在惩罚我,因为我没有帮助朋友,而我是他唯一熟悉的人。

      也许真的有天使,天使会保护他——但他一定还是察觉到了我们那些幼稚的、残忍的恶意。


      ……我的朋友,他还是相信着自己能看到天使。他读小学的时候总是满口“天使”,但或许是因为那段受人欺凌的日子,他在中学就再也没跟别人说起这些东西了,但我知道他仍然看得见。我曾经问过他,“如果你能看见天使,那天使长什么样子?”那时我在心里洋洋得意的想着,他一定答不出来,因为天使是不存在的,即使他回答出来了,那也是在瞎编。我记得他描述了一个有着蓝色眼睛、银色长发,长相英俊的男人。他那天一定说了很多去赞美他的天使,但如今我也只记得这些了,毕竟我从来没见过天使。他还跳起来跟我比划天使有多高——他跳起来后感觉被什么无形的人抱住了,落地落得很不自然。

      高中时我们同校,但不同班。就是那个时候,我发现过去的自己是多么的令人厌恶。但我没法挽回,即使那时的我是那么希望我在他心里还是朋友。我希望等到我们老去的时候,我们还能一起聊聊天、晒晒太阳。但这直到他死去都没能实现……我也想跟他道歉,但是到最后,这个我也没能做到。


      后来他考到了外地有名的大学,我们就分开了。他和所有人都很少联系,同学聚会也基本不来,没人知道他在做什么。直到我有一天偶然从电视上听到他的名字,才发现他已经是一个了不起的人物了。后来又过了几年,我曾在街道上见到过他一次,和他闲聊了一会。我注意到他右手无名指带着戒指。我说:“嗨,你也被套牢了吗?”他支支吾吾了半天,然后才点头说是。我不知道那时候我在想什么,我问他:“你的天使呢?”问完我觉得尴尬得要命,万一他已经不再相信了呢?万一他连幼年时的这段幻想都早就忘记了呢?都过了那么久了,我为什么要和他提这个容易让他想起不好回忆的话题?但他只是愣了一会,然后露出了一个非常幸福的微笑跟我说:“他剪短发了。”

      他还看得到。

      我之前总看见有人问,说他终生未婚却过得跟已婚人士一样,戴戒指,把获奖感谢读的跟情书似的,他究竟有没有另一半、他的另一半究竟是谁? 在那一瞬我就明白了,戒指啊、情书啊,都是给他的那个天使的,我们看不到。


      ……毕业三十周年的那一次聚会他来了,散场时我走在他后面。他的手垂下来,姿势奇怪,像握着一团空气。过去我经常会看见他走路时手这样握着,但直到现在我才明白,他大概是牵着天使的手。我看见他跑向路边的一家奶茶店,犹豫了一会,点了两杯奶茶。他转身时看到了我,明明是快五十岁的人了,尴尬害羞起来的样子跟他学生时代也差不多了。我说我们都认识这么久啦,能告诉我天使的名字吗?他说:“维克托,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啊哈,一个俄罗斯天使!他们不仅是跨种族,还是跨国恋,说不定还是忘年恋?

      我总是觉得这个名字的发音非常熟悉,想了好久才想起来,他在小学被人欺负时就经常哭着喊这个名字。

      他还是老样子,和他的天使过的很好。


      我来这里是为了见他最后一面。他寿终正寝,没有病痛,听说走的非常安宁,是在睡梦中离开的。我想也是,我去看他的时候,他还在棺材里对着我笑!就像我们年轻时那样。他的狗早就去世了,我的老伴也离开了,现在是他,很快就轮到我了。听说人死之前会陷入一种非常奇妙的境界,不知道我能不能看见我的老伴。

      “我是个无神论者”,现在听着是不是觉得可信度非常低?我想,他看见的那个天使一定是真实存在的,只是我们都不是被天使所爱的人,所以我们什么都看不到。但我们需要一点相信,相信别人所相信的、相信别人所不相信的。

      ……我真羡慕他,他的天使肯定陪他走到了最后,然后把他接到天国去了。那家伙,还有他的天使,现在说不定就在天国里和我的老伴谈笑风生呢。


-THE END-


我竟然又在产出,我都要爱上我自己了。

严重的文不对题,做做阅读理解说不定能挽救下?但我觉得自己大概想不出比这更好的题目了。

本来想着是大概会是原创人物的第一视角,但后来发现不是原创的也可以,那我就自由自在的……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XD


评论 ( 10 )
热度 ( 49 )

© 容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