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郁

新浪微博ID:空中白鲸
想跟地球谈恋爱
努力产出

【维勇】糖果集邮

短篇完结,文如其名的撒糖。

想写出一点童话的感觉,糖果是隐喻,但是到最后本体多到茫然就放飞自我了⋯⋯他们属于彼此,ooc属于我,而我爱他们。


 ——————————————————————————————


《糖果集邮》


胜生勇利有很多糖果。

奶糖、水果硬糖、夹心软糖、巧克力。

奶白、亮橙、淡绿、深棕、浅粉。

就连勇利自己都不知道他是在什么时候有了这种收集糖果的爱好,在他意识到这件事时,他已经养成了一旦遇见了自己觉得不错的糖果,总要留下一颗收起来的习惯。

他的房间永远弥漫着糖果的香甜味。渐渐的,这些收藏品多到需要一个个快递盒来安置。盒子按时间顺序在墙角列成一排,就在维克托的某张海报的下方。

色彩斑斓。


勇利有时会觉得,糖果就像宝石。

收集一箱糖果往往需要很长时间,但它们却不能如宝石恒久远,糖果的保质期是那么短暂。在夏天,糖果更是会很快融化,黏糊的糖汁溢出糖纸,一不注意就会弄脏整个箱子。即使没到保质期,勇利也只能连箱子带糖果把他的藏品丢掉。

而直到这些藏品被丢弃,箱子上的快递单都是空白的。

勇利从来没想过要在上面填些什么、又要把这些糖果邮包寄到哪里,但每次他都要固执的在快递箱外贴上快递单据。有的时候他贴着贴着就望着维克托的海报发起了呆,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很快他就会收回视线,继续将空白单据的边角抚平,用一种近乎虔诚的态度对待着这些糖果。

它们最终都是要被丢掉的,它们没有别的去处。他知道的。


五颜六色的糖果陪伴他长大,注视着他成为一名职业花滑运动员,随着他为了各种训练和比赛在全世界奔波。当他累了的时候,也会有那么一瞬间觉得那些微小的糖果有着压得他无法喘息的重量。但糖果一直存在,尽管直到被丢弃也无法寄给他想要寄给的那个人,却也总有几颗好好的待在勇利的口袋中。


他没想过有一天自己会碰到维克托。也不能说是碰到,毕竟几个月前两人还有过短暂的交流,虽然是对方说着“要合影吗?”而自己拉箱子就走。那么,勇利从没想过他会和维克托如此亲近。

在一墙之隔的房间里还放着堆积起来可能真的如山的糖果,地点隐蔽、收件人是空白,维克托可能永远都看不到。

但勇利还是觉得自己的脸烧的慌,好像有什么东西攥住了他的心脏。他看着维克托,就仿佛看见了那些糖果邮包的终点站。


灿金,透明,淡黄,深紫,绯红。

丢弃的,未寄出的,藏在对方不知道的地方的——全部都是给那个人的。

勇利既有些担忧那些糖果会被发现,又因维克托可能永远发现不了而感到难过。


“勇利很喜欢收藏糖果吗?总是能看见你留下几颗糖呢。”

维克托低下头来,鼻尖几乎要触及他的脖颈。

“好像真的有糖果的味道。”

突然拉近的距离让勇利简直要用跳的远离他,却因为对方横在自己腰间的手而无法开展行动。

他想着包装好的糖果少有甜味会泄露到空气中的,但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自己仿佛在维克托身上闻到了糖果的香气。

他想起少年时的自己将一颗颗糖果放进邮包,偶尔光线从窗户打下来,糖果就变成粼粼发光宝石,透着蜜糖般的色泽,他注视着它们,仿佛那是无上的宝物。

而在维克托眼中,他的糖果廉价还是珍贵?它们会是宝石吗?


他们开始磕磕绊绊的相处,从无话可说到有时一聊就是一整夜,从最开始对维克托亲密的小动作不知所措到偶尔能做出回应。这一切都发生是如此的自然,但当他们走进教堂交换戒指,勇利还是有种身在梦中的不真实感。

金色的戒指在烛火下闪烁,令勇利他想起他曾经有段时间特别喜欢的、闪闪发亮的糖果。那些糖果就像少年人望着偶像时憧憬的目光,像那个在阳光下数着糖果的少年。

但它们都不在了。在那些糖果因为融化了或是保质期过了而全部被丢弃后,勇利再也没有特意找过相似的糖果。

而现在,他口袋里只有其貌不扬的白色奶糖,而且仅此一块。他犹豫了一会,终究是把它递给了维克托。

一块白色奶糖。

它是那么的普通,勇利心想,但谢天谢地他还带着一颗糖,而这颗糖虽然长得普通,却有着能令人“唔——!”的惊叫出来的美味,不是什么色素超标只有外表好看的糖果。

他低着头,看不见维克托惊喜的眼神。但他手中那微乎其微又重若千钧的重量消失了——维克托接过了糖。过了一会,同样微乎其微的重量落在他掌心上。

他听见了扑簌扑簌的声音,是塑料糖纸在互相摩擦。仿佛下雪一样一颗接着一颗,糖果堆满了他的双手,然后变成满手湛蓝的宝石。

他看见白色奶糖在维克托手中变成珍珠。

他们在教堂中接吻,宝石珍珠和糖果为了要拥抱对方而被他们洒了一地。金色戒指戴在他们手上,仿佛焦糖和可食用金箔,不同口味的糖块拼凑出七彩的马赛克玻璃。空气有奶油味,教堂似姜饼屋,夜空是巧克力,而吻是糖果,甜度都恰到好处。


胜生勇利被包裹在属于糖果的香甜气息中。他终于找到了糖果邮包的收件人,也许终于有勇气在快递单据上填上那个人的名字了。

而同样的,他也将成为堆积成山的糖果邮包的收件人。他寄出的每一块糖,最终都能得到相同甜味的回应,而每一颗糖果,都能提炼出一毫克的幸福,一微克的回忆*。


—THE END—


①出自某篇人物访谈:你寄出一块糖,也能得到同等的一块糖。(原句已经忘记,只是大意)

②路也《巧克力邮包》节选

我要献出牙齿,在四十岁之前不惜让一口好牙掉光

我要献出胰岛素,五十岁之前患上糖尿病

我吸收热量,打算六十岁之前得冠心病脂肪肝,全线崩溃

为的是,能用居里夫人提炼镭的方法

从这两公斤里提炼出一毫克的幸福,一微克的回忆


与上次写文时隔一年半,陷入维勇沼后突然垂死病中惊坐起有了这篇复健文,写的时候都有种“我居然在写文”的震惊感。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 ( 12 )
热度 ( 61 )

© 容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