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郁


开启我的oc之旅
尽力产出
一条想和地球谈恋爱的鲸鱼

《丑小鸭与白天鹅》

    丑小鸭是个一直穿着女装的……男孩子。
   
    并不是因为诸如女装癖一类的爱好,这不过是因为他有一个爱小裙子爱到痴狂的母亲罢了。尽管知道自己最小的孩子的确是个货真价实的男孩,母亲大人依旧态度坚决、理直气壮地在他的衣柜里塞进一件件小裙子——男孩子又怎么了,男孩子就不能穿裙子吗!而他自己——好吧,他的确也并没有那么讨厌这些漂亮的衣服。
   
    可是不讨厌又有什么用。身为男孩的他,在漂亮的姐姐们面前就像混进白天鹅群的丑小鸭一样自卑。
   
   
   
    而故事的开端发生在一个安稳平静的午后,一阵妖风“哗——地”一声刮过,直接送丑小鸭的假发上了天——然后径直糊在了校花“白天鹅”的脸上。
   
    丑小鸭在一瞬间尴尬得想要尖叫,他硬生生把尖叫咽下了肚子,心里却已经过了五百遍“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对不起我真的不是变态啊!”他心惊胆颤地等着白天鹅的反应,觉得自己就像等着屠夫下刀放血的鸭子一样可怜弱小又无助。可是——可是白天鹅并没有生气,她只是手法熟练的将假发套回了丑小鸭的头上,然后温和地笑着说道:“你看,这样戴就不容易掉了。”
   
    丑小鸭就是在这个瞬间,猝不及防地一脚崴进了恋爱的沼泽。
   
    初恋,总是蛮不讲理的。
   
   
   
    然而不管他如何少年心萌动,“原来那个丑小鸭之前都是在女扮男装啊”,这个消息还是飞速蹿过了整个校园,让他成了不折不扣的异类。
   
    所以他人会对着自己露出无论是探究、轻蔑、还是厌恶的眼神也是理所当然的,丑小鸭只能这样安慰着自己。因为他除了忍受着别人的指指点点和轻蔑嘲讽,还能怎么样呢?即使是大冬天天降冰水、在走廊突然被别人从衣领灌水一类的,也是如此。
   
    而唯一能给他带来慰籍的,只有他和白天鹅感情飞一般的进展,尽管进展的方向似乎不太对就是了。
   
    他们一起手拉手走上回家的路,一起去逛女孩子的饰品店,一起排传说中的网红奶茶店,然后交换着尝尝对方的口味。
   
    丑小鸭一边因为这种亲近而心跳不已,一边又笃定地认为白天鹅只是将自己当作闺蜜了。丑小鸭猜测着,也许白天鹅觉得学校那些流言都只是玩笑话,丑小鸭只是一个受人排挤、没人关心的小女孩罢了;又或者她根本不在意这些,将丑小鸭当成了有着什么“性别认知障碍”的、心理上的百分之百的女孩子。
   
    可是我在意啊!丑小鸭哭丧着脸,在粉红色大床上翻滚了一百下。
   
   
   
    丑小鸭知道白天鹅在学校中的影响力,只要她一句话,让所有针对他的恶行瞬间停止也不在话下。可是他没有说,他不想让自己喜欢的女孩将自己看扁了。
   
    反正还有几个月就要毕业了,再忍也忍不了多久了。他近乎自暴自弃的想着。
   
    而事情的转折同样发生在一个华枝春满的下午。
   
    匆匆往校门赶去的丑小鸭被几个人高马大的学生堵住了,眼瞧着就要发生一场单方面殴打事件,结果突然横飞一块板砖正中黑恶势力之一的后脑。
   
    不知何时出现的白天鹅比黑恶势力还要黑恶势力地放话道:“你们敢的话,就尽管动手。”
   
    她抛着手上的砖,睨了一眼那个一板砖就被直接放倒被迫脱离战场的不良。
   
    “而我,会让你们彻底失去动手的能力。”
   
    ……于是少年们风一样地来,也风一样地去了。
   
   
   
    白天鹅旁若无人的转过身来,朝着丑小鸭伸出了手,眉眼间堆满了对他的担忧。风吹起她好看的秀发和裙摆,瘫坐在地上的丑小鸭微微抬头,还没酝酿好心中的那一点天心月圆的情怀,刚好就看见了短裙下的……可疑突起。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面对校霸也依旧横眉冷对千夫指的丑小鸭,对着校花发出了生平最凄厉的尖叫声。
   
    他在那一刻,想起了一位名叫Yomite的伟人说过的至理名言:“初恋,总是无疾而终的。”
   
   
   
    —END(?)—
   
   
   
    群里的脑洞接龙Round 3转lofter补档,梗分别是:1.华枝春满,天心月圆 ;2.飞起来的假发 ;3.短裙下的可疑……凸起
    有借鉴。
   

评论
热度 ( 1 )

© 容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