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郁

新浪微博ID:空中白鲸
想跟地球谈恋爱
努力产出

【K】《空中白鲸》

来自于官方《空中鲸鱼》,也是我名字的由来。引用个别语句。

K,伊佐那社相关,原创人物有,错别字可能有,为了以防万一虽然没有多少夜伊但打了标签,万分抱歉。

没有糖,也没有玻璃。

 

 ——————————————————————————————

 

《空中白鲸》

 

山野清见当时应该是在发呆。

正好是放学的时候,楼下的动漫研究社放出的歌曲大到连她所在的天台都能清楚的听见,还有操场上正在训练的体育社团传来的有节奏的哨声,各种各样的道别声,混杂着蝉鸣被风一股脑的卷到她身边。

发着呆的山野清见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楼下,然后在人群中看到了和同班同学聊着天,愉快的走出校门的安田绫子 。

一眼就看到了讨厌的人啊。

躁动的夏日,让山野清见的心也变得躁动起来。

然而被放下的吊篮打断了山野清见难得的独处时间,她抬头看去,被誉为都市传说的白色飞艇此刻正停留在她的正上方,仿佛一只生活在在不变的时间海洋里的巨大鲸鱼,难得的停下了脚步等待着凡人的造访。

真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山野清见毫不犹豫的登上了飞艇,她想应该没有一个歹徒或者人贩子会有钱到能造一个飞艇,然后在天空上不停的航行直到变成都市传说。

 

在漂泊于天空的鲸鱼的肚子里,山野清见看见了一个有着欧洲人面孔的年轻男人。那个人有着一头银色的长发,整个人白到似乎在闪闪发光,相当的漂亮。他告诉了山野清见自己的名字——不出意料是个外国名字——但外文不好的山野清见只听清了“Ad”这个音。

“Ad先生,为什么要让我上来呢?“山野清见小心翼翼的询问道。

“我只是觉得你有些烦恼,想要跟你说说话而已。”

Ad先生露出了一个微笑,让人觉得他好像有些不好意思。

山野清见觉得对方肯定是误会了什么,毕竟她发呆的时候就常常会被别人“怎么了,有什么不开心吗?”的询问打断,一般这个时候只要回答“我面无表情的时候就是这样样子啊”就好了——而之前那一瞬间的烦躁早就被她所忘记了。尽管如此,山野清见却并不想这样回答Ad先生。

或许是因为对方那一瞬间露出的有些寂寞的神情。虽然这份寂寞被他用微笑好好的掩盖住了,但与Ad先生同样的微笑,山野清见曾经在幼年时见到过很多次。

山野清见的祖父还健在时,总会在她离开老家的时候露出和现在的Ad先生一样的微笑。

寂寞的,想要再和难得的到访者再多说几句话的老人的神情。

只是那时候什么都还不懂的小清见,每次都会用非常高兴的声音对祖父说出“再见!”

 

“其实是这样的……”山野清见最终还是把那一瞬间的烦躁想了起来。

但是他刚刚想说话,对面的男人就露出了“非常抱歉”的神情打断了她:“等等等等,你就不好奇我为什么能看到你的表情吗?”

这种较真的性格也像没长大一样,山野清见把这句话吞进肚子,然后非常认真的回答道:“因为祖父曾经说过,天上的飞艇里住着神仙呢。”

“欸?并不是那样啦。”Ad先生有些慌忙的摆手回答道,“我也就是个普通人而已……虽然某种意义上也不普通就是了。”

“抱歉打断你了,请继续说吧。”

山野清见开始讲述时会说的断断续续,结果到后来就变得完全停不下来了,不停的向Ad先生抱怨着她那个“娇气的大小姐朋友”——安田绫子。

朋友亲近到一定程度,就会毫无顾忌的向对方展现出自己的缺点,以至于引起另一方的厌恶,山野清见和安田绫子现在正处于这种情况,最近甚至还爆发了一场山野清见单方面的冷战。

但是当她把安田绫子的缺点一条条罗列出来之后,却发现这些全部都在她能够接受的范围内。

那到底是什么让自己开始厌恶起安田绫子?

“清见清见!我组建的乐队要发第一张专辑了!”山野清见在那一瞬间想起了安田绫子的那句话。

就是这句话,让山野清见周围的风、声音,还有整个夏日都躁动起来。

 

家室、外貌、成绩、特长,山野清见没有任何一项比得过安田绫子,即使如此,她也从未对对方产生过持久的嫉妒之情。就像人生的道路有些人只能用走,而有些人却可以开着汽车飞机直达终点一样,山野清见认为这样的差距是理所当然的。但是从那一刻开始,她突然害怕起了这样理所当然的差距,害怕安田绫子和她的距离有一天会大到无论她如何奔跑都弥补不了。

山野清见讨厌的并不是安田绫子,而是她与安田绫子的距离。

 

但即使想通了这些,山野清见依旧没有想要修复和安田绫子关系的打算。

如果一直没办法赶上对方的话,差距就会越来越大,最后将一方的心撕碎,所以山野清见选择了逃避。

寿命的差距,能力的差距,性格的差距。

人与人之间的差距,只要假装看不见就好,连同心里的自卑、孤独和无力一起屏蔽掉。

——逃得越远越好。

但是这种事情不是说做到就能做到的,就好像虽然是在冷战,山野清见还是偷偷预订了好几张安田绫子乐队的专辑。

虽然已经选择了逃避,虽然这与自己没有丝毫关系,但看到安田绫子所取得的成就,山野清见还是会感到一种“这份成就属于'我们'”的自豪。

让人想要流泪的自豪。

 

山野清见讲这些话全部对Ad先生说了出来。明明自己没有向他人倾诉心事的习惯,总是担心着“背后说他人的坏话不好”,“万一让他人觉得自己太小气而讨厌自己怎么办”,但在Ad先生面前,她却不知道为什么能毫无心理防备的将这些由细枝末节堆积起来的烦恼倾泻出来,就好像对面坐着的不是一个初次见面的陌生人,而是某个温柔的长辈一样。

明明这个人看起来相当年轻,有时候更是好像没长大的男孩一样,却总是让人产生“他活了很久吧?”的疑问。山野清见想,这大概是因为Ad先生的眼神和她的祖父一样,平静中带着沧桑,而沧桑带来包容。

然后山野清见听见Ad先生说道:“朋友之间的差距啊……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别这样看着我啊,我也是有过朋友的人。”

 

在那之后Ad先生都说了什么呢?

山野清见从飞艇下的玻璃窗往下看去,在这样的高度上,地面的一切都渺小的看不太清,却又从未像现在这样清晰过,生活在空中白鲸肚子里的Ad先生,就像俯瞰世界的神,或者是正在视察着自己领地的王一样。

和自己不一样。

但Ad先生是不是有着和自己相同的经历呢?

山野清见被自己突然冒出的想法吓了一跳。她觉得自己和Ad先生的差距,就像不死的神灵和渺小的人类一样无法逾越,而她的直觉一向准确。

 

山野清见再次踩在学校天台的地面上时,楼下的动漫社似乎早已散场,操场上的体育社团也已经在收拾器具,准备回家了。巨大的白鲸逐渐隐没在空中,山野清见用力的向它挥手,脑海里还回响着Ad先生最后的话语:

“朋友之间就算有点差距,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下次见面时,好好的向她问好,然后把这些想法告诉她吧。”

说出这种话的Ad先生,或许是因为察觉了自己和朋友之间的差距是不可弥补的,所以才露出了悲伤的眼神吧。

但是总有一天,山野清见不知为何这样的坚信着,总有一天Ad先生会遇到那些让他觉得无论差距有多大,都可以毫无畏惧的在一起的人们。

到那个时候,自己说不定能在地上的某处看见Ad先生,然后再次像现在这样,用尽全力的挥手欢迎他的到来。

 

-THE EHD-

 

最后:还记得《遗失碎片》里在小镇中开点心铺子的山野婆婆吗?


评论 ( 4 )
热度 ( 23 )

© 容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