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郁

新浪微博ID:空中白鲸
想跟地球谈恋爱
努力产出

【夜伊】《遗失碎片》

白银组相关,不是很明显的夜伊,撒糖小战士这次并没有撒糖

非常短、非常短、非常短


  ——————————————————————————————


《遗失碎片》


伊佐那社想起他是在一个下午发现猫不见了的。

虽然猫隔三差五的就会跑出去溜达一圈,也没有人知道她到底去了哪里,但她每次都会在饭点前乖乖回来。但是这一次,伊佐那社已经有一整天没有看见她了。

他又等了一会,终于还是决定出门去找她了。出门前他拿起了那把红色的和伞,又犹豫了一下,才像是以前一样将它撑开又靠在自己的肩上。托白银之王不变的特性,这把伞看起来和很多年前没有什么差别。很多年——他想,大概也有个几十年了。

几十年前他选择隐居在这个小镇,猫和狗朗自然也跟着他一起来到了这里。其实也算不上隐居,毕竟伊佐那社身为第一王权者,该处理的事也是一样不会少,甚至有时候多的让他头痛。

 

伊佐那社一边喊着猫的名字,一边继续寻找着对方的身影。他去了每一个猫可能会去的地方,问了许多人是否有看过这样的一个人——或者猫,但他还是一点线索都没有。

现在太阳差不多要落山了,这表示整整一个下午他都一无所获。于是伊佐那社开始往回走,即使是在归途,他还是四处看着,期望能在哪里看到猫,哪怕是她留下的一点踪迹也好。或许他从一开始就隐约的知道猫为什么还不回来,但他还是想在这对半开的不确定中找到什么。

他走过每一处他们三人曾经一起走过的街道,这让他回忆起每一点关于另外两人的细节,比如他记得猫最喜欢山野婆婆店里的仙贝,记得她和狗朗曾经在拉面店前因为一点不太重要的小事而吵了起来,而吵架之后猫经常会藏在花店旁边的巷子里继续生气。

但是这也都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久到现在的猫不会在轻易和狗朗吵架,也不会故意藏到偏僻的地方和他们玩捉迷藏。

因为猫已经逐渐长大,到现在也已经变成一个老太太了啊。

 

伊佐那社转着和伞经过山野婆婆的零食屋,那家店如今也被婆婆的女儿一家接管了。

只有伊佐那社一个人从来没有变过。或许也是因为这份不变,这些记忆都好好的保存在他脑海中。

 

伊佐那社想,他知道自己想要寻找的、要确定的是什么了——是这些跟他一样不变的记忆。

 

伊佐那社直到走到家都没有看到猫,也没有找到一点线索。他踏进门,看到狗朗正坐在庭院里等他,似乎早就知道伊佐那社出去这么久是因为什么,所以什么话都没说。伊佐那社走过去,安静的陪他坐在院子里。

“嘛……最后你还是陪在我身边啊。”

伊佐那社用很轻松的语调说出了这句话——这当然是装出来的。狗朗一如往常的说了句“真是的”就没有开口了。听起来虽然像是抱怨,但和对方相处了几十年的伊佐那社,还是能听出这句话里心疼的意味比较多。

猫啊,都是些会在老死之前离家出走的生物。

所以无论是他还是狗朗,现在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两个人的手非常自然的握在了一起。他们不知曾以这个姿势在这个庭院里看过过少次夕阳,只要假装不注意时间,每一天就像上一天的复制品,只有逐渐长大,然后老去的同伴能让伊佐那社感受到时间的流逝。他还清清楚楚的记得最开始那一切,但当他和同伴们谈起这些事情时,他们都只会露出“原来还有这种事情啊”的怀念神情。

这就是时间的力量,它翻山覆海弹指间化沧海为桑田,让所有的现在都变成‘将来’毫无意义的灰白影像。伊佐那社也曾幻想他也跟着狗朗和猫一起老去的未来,但时间让变与不变之间的沟壑深到他们看上一眼都觉得心惊,变成了伊佐那社和万物之间的差距。

伊佐那社用力握紧了狗朗的手,那双手粗糙并且布满了皱纹,就像他幼时所见的每一双长辈的手一样,让他难过的说不出话来。

他握着对方的手,就像漂流在无垠的海洋中的人抱着一块半腐的浮木,只是这块浮木很快就会彻底被海水泡烂,再也支撑不住他的重量。他知道会有这么一天,但即使永远待在深海之下的痛苦,比起再次被海水吞没的痛要小很多,他还是不后悔当初用尽全力伸手去抓住这块浮木。

 

伊佐那社非常想要死去,但他是不死的白银之王。

所以他已经看见了,那个将浮木残存的碎片扎进血肉,再次被不动的时光之海淹没的自己。

 

-THE END-


评论 ( 1 )
热度 ( 31 )

© 容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