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郁

努力产出
想和地球谈恋爱

《无息之声》Part.0.5-1

CP三日鹤 现Paro 立志当治愈小能手,一路撒糖朝着HE狂奔

角色塑造技能没有解锁,文笔Buff并没有,如果ooc并务必指出。错字一向多,欢迎挑错。

如果我说我并没有[]会不会被打。安详的沉尸在太平洋。


 ——————————————————————————————


《无息之声》


BGM 光的方向-时砂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347029/?br


*

十几年前的时候,鹤丸和父母一起住在这个小镇里。

鹤丸的父母一致认为这里的教育条件相当不错,从交往的时期开始便决定好了婚后要定居在这里。他们从一户据说是祖上颇有渊源的家族手中,以相当优惠的价格买下了一栋独栋别墅。而鹤丸家旁边的宅子,也在那户姓三条的人家名下。

然而鹤丸从来没有见过像是那栋宅子主人的人。不,不如说那户宅子的主人,是一位和鹤丸差不多大的孩子。

三日月宗近。


鹤丸国永第一次见到三日月宗近是在他五岁的时候。一小团蓝色从三条家越过围墙的樱花枝上掉了下来,落在了正在院子里玩耍的鹤丸眼前。尚未养成吓人这一兴趣的鹤丸,或许就是在与三日月这堪称惊吓的初遇里,第一次感受到了惊吓所带来的乐趣。

掉下来的三日月在草地上安全着陆,他的脸上还沾着樱花的一片花瓣,还有不知是在哪里蹭到的灰。或许是因为冲撞产生的疼痛,他一时间没有站起——又或者他根本没有站起来的打算。鹤丸站在旁边盯了他一会,然后像是发现了什么超级有趣的事情一样笑出了声。于是三日月也跟着他笑了起来,他的笑有些接近于鹤丸在跟着父母拜访亲戚时露出的礼貌性微笑,安静的没有一点声音。

鹤丸对着莫名其妙就掉进他们家的三日月说道:“这可真是吓到我了啊。我叫鹤丸国永,你叫什么名字?”

三日月没有回答,他从衣服的口袋拿出了一本笔记本,翻给鹤丸看。笔记本的第一页写着:“初次见面,我是三日月宗近。”


于是鹤丸就在与三日月相遇的那一瞬间的几秒之后,意识到了对方无法发出声音这件事情。

三日月没有因为自己不能说话而显得有半分不自然,鹤丸也觉得邻居家的同龄人不会说话是一件正常的事情。两个小孩子躺在鹤丸家的墙边,躺在三日月家的樱花枝下,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天。他们交谈的时候,大部分时间都是鹤丸在说,当三日月想要回复对方的时候,他就用随身携带的纸和笔写给鹤丸看。如果有不知情的人听到他们之间的对话,大概会觉得这间屋子里住了个喜欢自言自语的孩子吧。

三日月与鹤丸就用这种特别的交流方式说了几小时的话,时间久到鹤丸觉得自己还有很多东西想和对方聊,但却已经没有任何东西可以说了。

鹤丸这才发现自己的嗓子有些干,他眨了眨眼,两个孩子默契的同时开始看着天空发呆,他们一直看到黄昏,看到大片的红色被缓慢的涂抹在天上。大概又过了一会,三日月翻开新一页纸,在上面写道:“我要走了。”

躺的有些犯困的鹤丸迷迷糊糊的点了点头,然后因为突然想到了什么而一下子清醒了过来。他拉着三日月跑到了院子的一个角落,然后两人一起把鹤丸父亲放在这里的梯子搬到樱花树的下面。

“这样三日月回去就更方便了吧?”鹤丸对着三日月说道。三日月点了点头,他把笔记本和笔收好,然后借着鹤丸家的梯子爬到了三条家的樱花树上。他顺利的在树干上站稳了,余光扫过鹤丸时,他看见对方伸手指了指自己的头,三日月看着他的样子,也跟着摸了摸自己的头。他从头上拈出了一片花瓣,然后又对着鹤丸笑了一下。这时候三日月的微笑就不是那种习惯性的礼貌了。

他笑的时候,鹤丸看见他的眼睛里有什么明亮而柔和的东西一晃而过,像是月亮。然而在他看清楚之前,月亮就已经和三日月一起消失在墙的那边。

“月亮要升起来了哦。”

鹤丸在那一瞬间脱口而出。他不知道三日月有没有听见。


*

“三日月——”

鹤丸站在阳台上,对着对面紧闭的玻璃窗喊道,小孩子的声音软的让樱花都颤了两下。三日月应该是听到了的,鹤丸看到一个人影走到了窗边,做出了一个像是在写字的姿势,然后一把推开了窗。

 声音在一瞬间涌了进来,三日月下意识的皱起了眉,但在鹤丸意识到之前将表情切换成了他习惯的微笑。他将手伸出窗外,举着写上了字的笔记本,鹤丸也尽力的向窗外探去,但窗户与阳台之间的距离却刚好让他看不清三日月在纸上写了什么。

鹤丸有些懊恼的后退一步,但还是让人觉得他心情不错,再接着他就被三日月扔过来的一团纸砸到了头。三日月趴在窗框上看着鹤丸,他听到对方好像小声的说了什么,然后才低下头去找那团纸。

“鹤丸要来我家玩吗?”三日月在纸条上这样写道。

鹤丸的声音变得稍微大了些,虽然还是很小声,但听觉相当敏锐的三日月便听到他在说“这可真是吓到我了”之类的话。

这是三日月与鹤丸相遇半个月后所发生的事情。如果用具体的时间点去标注,那就是‘距离鹤丸上小学,还有一周’。


三日月觉得邀请朋友来自己家玩是件很正常的事,至少按常理来说是这样的——这半个月他都有去鹤丸家玩——然而鹤丸眼睛里直白显露出的兴奋和开心,却让他觉得自己做了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情。

或许对于三日月来说,这真的是一次很了不起的尝试。他在心里小小的松了一口气,毕竟在此之前,三日月从来没有邀请他人到自己家来玩的经验。

在认识鹤丸国永之前的三日月宗近是没有朋友的三日月宗近,因为他和所有人都不一样。从这个角度来说,能成为他朋友的鹤丸身上大概也存在着异于常人的地方吧。


鹤丸飞快的冲下了一楼,或许是因为小孩子都喜欢一起做一件事情,三日月也同时下到了一楼。他在院子里等了一下,果然看到围墙上冒出了一个小小的、白色的鹤丸。

 白色无论和什么颜色在一起,果然都十分适宜啊,三日月的心突然发出了这样的感慨。

鹤丸学着昨天三日月的样子落在了樱花树上,然后他有些困扰的踩了踩樱花的树干,对着下面的三日月喊道:“喂三日月,我不会爬树啊。”

鹤丸看见三日月一下子笑了起来,虽然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但鹤丸觉得他连眼泪都快要笑出来了。

“⋯⋯别笑了三日月!”

三日月听出了鹤丸喊声里的慌张和不自在,于是他真的停下来不笑了,对着鹤丸稍微颔首做出道歉的姿态。三日月抬起头后停顿了一下,然后对着鹤丸伸出了双手。

如果三日月会说话的话,他现在大概会用老头子的语气说道:“哈哈哈,我会接住鹤的,所以你就安心的跳下来吧。”


然后鹤丸就毫不犹豫的跳了下去。


成功接住人的三日月脚下一滑,结果被鹤丸带着整个人都向后倒在了地上。并不是很痛,至少没有上次从樱花树上掉下来的时候痛。三日月推了推倒在他身上的鹤丸,对方立刻翻身滚到了草坪上,然后又凑到三日月面前有些得意的问:“有被我吓到吗?”

三日月只是笑着,鹤丸却觉得自己已经从他的表情上读到了“啊哈哈,真是被吓到了呢”这样的句子,毫无语气起伏的那种。

鹤丸正打算对没有被自己吓到的三日月表达一下自己的不满,却突然感觉曾经在半个多月前看到的、像是月亮一样的东西从自己眼前晃过。鹤丸果断将他与三日月的距离拉到最短,边用手固定住三日月的脸,言简意赅的说了一句:“别动。”

 鹤丸确定并不是自己眼花,他在三日月那对湛蓝如夜空的眼睛里,确确实实的看到了一双新月。

啊啊,到底要用怎样的语言去形容这双眼睛呢。


 三日月有些不解的眨了下眼,鹤丸这才回过神来放了手,一脸受惊过度的表情恢复了和三日月的正常距离。他看着三日月疑惑的表情,用像在自家墙角发现了宝藏一般激动的语气说道:“三日月你是没好好照过镜子吗,你的眼睛里有一对非常漂亮的三日月啊。”

三日月拿出纸和笔写道:“这个我知道的,只是不怎么在意罢了⋯⋯非常感谢你的赞美,鹤的眼睛也非常漂亮呀。”

“我的眼睛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吧⋯⋯?不过也谢谢你。”鹤丸像先前三日月那样不解的眨了下眼,然后站起来对着还坐在地上的三日月伸出了手:“起来吧,不是说了来你家玩吗。”

哈哈哈。三日月笑着握住了鹤丸的手,跟在他后面走着。如果能够说话的话,三日月一定会把后面的话说完。


鹤的眼睛不是正如满月一般吗。

如果新月就已经是让人激动不已的惊喜,那么满月岂不是将整个世界中让人喜悦的事物都包含在了其中?


三日月在心里这样认真的想着,不知道为什么就感觉开心了许多。



-TBC-

评论 ( 4 )
热度 ( 25 )

© 容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