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郁


开启我的oc之旅
尽力产出
一条想和地球谈恋爱的鲸鱼

【涉英】Fair or Fair

        Fair or Fair

        在很久以后他做了一个梦,梦里的他穿着早已解散的前组合的服装,站在舞台上注视着荧光棒汇成的光之海。

        彩虹色,是他会喜欢的胜利的、美丽的颜色。
        他当然不是第一次梦见这个时间这个场景,只是心情有时痛苦有时悔恨,像这样心平气和倒是第一次。而脆弱的身体也和他的心一起平静了,让他得以沐浴光辉而不是血液。

        只可惜光辉愈盛,阴影越深。他想,自己只是站在这里便已足够污浊。

        是这样吗?有人这样说到。英智抬起头来,有些惊讶地在舞台下发现了另一位主演。一切都寂静了片刻,在那片刻中涉回头看他,光顺着他的面庞流淌到地上,汇成一条纯白的银河。


        辉宏浩荡的光之河啊,那蜜与奶的河流载着小舟驶向月亮。涉坐在他的船上,一眼就看到了终点的景色:他会成为满天不近人情的繁星中的一颗。但也许命运也知道他从不“安分”,在这满地汪洋的世界里顺流而行到现在,竟也有另一条狭窄的河道突然出现在他眼睑下。破败的巨轮挡住了涉的视线,于是他只能看见河水漫过了英智的脚背,而英智站在船舷上,远远地要见证涉重新远航。

        可是涉没有远离。小舟轻飘飘地偏离了轨道,两条船在洪流中挤挤挨挨地相遇。

        “你是要跟我一起走这条路吗。”英智顿了顿,露出了一点浅淡的笑容。

        越过遮挡视线的巨轮,远处的河道却影影绰绰地拢在雾中。英智的笑容也变得虚幻了起来,仿佛预示着一个悬而未决的谜题、无法琢磨的未来。伟大的魔术师的双眼能倒映月亮,却不能看穿迷雾——这是一件多么令人愉快的事情啊!

        是的,他们或许早已躲着凌冽的月光对过剧本,于是对答案心知肚明。

        旅人自顾自地念诵起他的诗句,他回答到:

        Then took the other, as just as fair.*

        唯一的听众注视着他,问题却比柔情的目光刁钻百倍,他问:

        为公平还是美丽,你才选择了如今的道路?

        英智走向了他的涉,小船摇晃着承载起两个少年的重量。他们没有回头,于是巨轮的沉没也变得静谧无声。

        被月光环抱的人伸手遥遥地点了点他的心脏,露出了英智熟悉的、属于更久之后的日日树涉的表情,那是对明知故问者得意洋洋的无可奈何。那表情过于惹人喜爱了,英智想。每一啶茶和药都能让胸口变得轻松,涉显然并非两者之一,竟然也能有着同样的功效。

        船顺流而下,逃离月亮的少年要去开拓另一条道路,它荆棘丛生,它淤泥遍布,它通向乐园。在故事的间章有人独白:为你的心和你的人一样美丽。


        fin.


*摘自《未选择的路》
生日快乐,世间所有美好的祝福都想赠你。

评论 ( 3 )
热度 ( 16 )

© 容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