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郁

努力产出
想和地球谈恋爱

【涉英】致明日

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的小甜饼。已经在一起十几年的二人。


——————————————————————————————


      《致明日》


      那只是他们共享的无数早晨中的一个。

      当天祥院英智叉起最后一片吐司,坐在他对面的日日树涉突然笑着指了指自己的眼角。紧接着,天祥院英智就听见自己的伴侣惊讶而快乐地问道:“Amazing☆英智,你眼角的那个是皱纹吗?”



      于是他用了整整一天去思考,长皱纹这件事,到底是哪里让涉这么开心了呢?

      当天祥院英智处理公文的时候,这个问题的确是消失了。但等到所有的事务都告一段落,在他少有的空闲时光中,他又不由自主地回想起早晨时日日树涉所说的话。

      会很明显吗?他对着因太久没有操作而漆黑一片的电脑端详起自己。什么都没看到呢,换上清晰的镜子也是如此。倒映出来的面容虽然的确与学生时代的自己有所区别,但当他和年轻人站在一起,看起来仍然会像是同龄人哦。

      但还是有的吧,即使不是今天,在未来,他也会不可避免地变成一个皱巴巴的老头。时间可能会优待某个人,却绝不会赦免任何人——而到了那个时候,涉又会是什么样子呢?

      天祥院英智顿了顿,随后饶有兴致地展开了想象。甚至因为这样的思考,连往日被皇帝陛下说着“远不如涉的手艺”而挑剔的工作餐都变得好吃了不少。



     在“涉为什么会因为自己有了皱纹而开心”之后,又增加了“老去之后的涉会变成什么样”这个问题。而在天祥院英智得到答案之前,他就被推门而入的下属打断了思绪。

     没怎么见过的新人在报告中途,无意间触发了日日树涉留下的惊喜装置,被吓得连舌头都打结了一下。不知从哪里喷出的红色玫瑰铺天盖地,在转眼间就将这间办公室淹没了。当天祥院英智笑着说:“是我家那位留下来的惊喜呢,给你添麻烦了”的时候,下属先生那一瞬露出的表情不由得令英智想起了胃不好的敬人。


      梦之咲几十年前的学生会长,曾在黄昏时分偷偷搭上过魔术师的飞艇,任性地将尚未完成的工作强加给副会长和苦劳命的后辈。

      “之后要去哪里?”“我没有忘记哦,是有出名的剧团来这里巡演。对吧,涉?”“那就坐电车去吧,我还没有试过这种交通工具呢。”

       在英智这样说着的同时,今天就像热气球一样,载着他们轻飘飘地离开了。还不等怀揣着少年心事的两人回味一遍,“说不定会被连续加班三天的敬人一起挂上靶”的明天就静静到来了。


      偶尔休息一下也不坏,天祥院英智这样想着。既然如此,今天就取消加班吧。



      于是他光荣地成为了今日第一个下班的员工,几乎是踩着下班的时刻走出了办公室。现在出发,应该是可以在涉下班前抵达他所在的剧院的。但令人意外的的是,当天祥院英智来到停车场后,却碰见了正从车上下来的日日树涉。

      天祥院英智看起来有一点惊讶,但这份惊讶很快就被愉快盖了过去。他一边笑着挥退了同行的司机,一边问道:“涉怎么在这里?我还想着等下去剧院接你的。”

      “Amazing☆“日日树涉也不由自主地露出了一个笑容,”只是突然回想起了学生时代的一点事情,令人想把意外容易化身工作狂的皇帝陛下偷走的事情♪不过现在看来,似乎没有让小丑化身为怪盗的必要了。”

      “真巧,我也是因为同样的原因才决定不加班的,也许是和涉想到一起去了。“天祥院英智自然地拉开了副驾驶座的车门,也就是在同时,坏心眼的皇帝陛下对着他的小丑这样发问了,”那么涉来猜猜看吧,接下来我想要去什么地方?”

      是个难题呢,日日树涉想,他的皇帝陛下没有给出任何提示。但难题永远是值得挑战的,而由天祥院英智给出的难题也永远令日日树涉跃跃欲试。他开始回忆最近自己和英智的交谈——这有一点困难,因为他们的交流实在是太多太多了,从“布丁的彩虹色对食欲的影响”到“梦之咲的新兴偶像组合是否有投资价值”都有涉及。但不久之后,日日树涉就从海马体的某一处揪出了一条讯息——不如说是他一直记着这件事。

      是那里吧?



      “真不愧是涉,竟然真的找到这里了。”

      现在,两个人正站在某一家甜点店门外的街道旁。而要说这里与一般甜点店有什么不同,最先被注意到的,一定是朔间家的兄弟被张贴在显眼位置的海报,还有门口处摆放着的等身立牌。

     “只要有爱,你的日日树涉就无所不能☆而且,英智之前有提到过吧,‘很怀念凛月做的甜点’一类的话。”


      在一周前,日日树涉在与尽职尽责的执事君通话时,执事君说起“现在正在给少爷排队买甜点,大概还有一个小时左右”这样的话。坐在一旁的天祥院英智回忆了一下,随即说道:“是那家店吧?我记得朱樱家的司君对那里的甜点赞不绝口。”

      “甜食是长不大的孩子们永远不变的爱好☆不过真少见,英智对那家店有印象吗?“日日树涉说道,”这个排队时间真是Amazing,我都有点想要去尝试一下了!”

       而天祥院英智在听见之后,却说:“是涉平时不怎么关注这些东西的缘故。那家店最近可是由朔间君代言的哦?不久之前还与凛月出了联名甜点……”他将显示出相关消息的手机递给日日树涉看,同时顿了一顿,“说起这个,毕业之后就很少能尝到凛月做的甜点了,令人感到有点怀念啊。”

      而日日树涉的注意力,显然在那充满着魔物气息的甜点出现在屏幕上时就被拉走了: “这款名为‘叫哥哥的什么令人不寒而栗的东西的呐喊’的蛋糕真是充满艺术感啊。哦呀,这说的是我的友人吗?仔细一看,的确是很有零的感觉……♪”然而似乎已经沉浸在艺术殿堂的他,却在英智吐露出稍显遗憾的语句时迅速地抬起了头,“皇帝陛下的愿望,都会由您的小丑来帮忙达成!你不需要露出这样遗憾的表情哦,英智。”

      他们若无旁人的交流最后终止于伏见弓弦从手机另一端传出的声音,他(第不知多少次)无奈地说:“抱歉打扰两位大人仿佛世界上只有彼此的气氛……”。



      或许是为了配合朔间家吸血鬼式的作息时间,凛月的联名款甜点也刚好是在夜间才开始出售,所以他们到的时候还算早。虽然排队的人已经多到需要排出门外了,但这显然没有到需要排队几小时的程度,这让英智看起来有一点遗憾。

       这样无论是外貌还是气质都远超常人的两人站在街旁,仿佛是两盏在黄昏中提前亮起的移动街灯。但直到两人以惊人的气势将橱窗上陈列的每一款甜点都买下打包带走,所有的议论与激动都隐于暗处,甚至没有一个人敢于上前打扰他们。

       而记者一类的,就更没有了。

       在他们刚刚宣布交往的时候,两人每天都会被无数记者尾随。毕竟是“知名偶像”、“同性情侣”,一旦被发现诸如争执、不和、出轨等等等等的蛛丝马迹,第二天肯定能在娱乐版的头条相见。但这对即使是争执也像是在对飙情话(而且几句过后就会和好如初),后面两个选项又从不存在的恋人,显然令尾随者们失望至极。在发觉永远只能拿到“日日树涉和天祥院英智又又又又当街大秀恩爱”的新闻素材之后,愿意跟在他们身后的记者就少到可怜了。

      感觉一下子就变得过于清净了,这时候该说Amazing吗——天祥院英智还记得自己的恋人曾经这样感慨过。



      现在,他们正准备将一大袋甜点塞进汽车后尾箱。

      距离他们到家还有半个小时。距离天祥院英智抽出信箱里的的报纸,扫到今天的头条还有三十五分钟。

      他的视线即将在“高速公路车辆连环相撞”这样与他无关的新闻上停留片刻,而就连这片刻的停留也被日日树涉收进眼里。

      “怎么了吗,英智?”

      “不,什么也没有。”他将被扫过一眼的报纸放好,露出了和往日别无二致的笑容,“我可以直接将甜品当正餐吃掉吗,涉?”

      这个要求在他意料之中,被涉温柔地驳回了。

      “那好吧……我会继续忍耐的。作为回报,涉要给我泡一杯有魔法种子的红茶搭配点心哦。”



      天祥院英智既没有倒在某一场意外中,更没有因为天生的残缺而丧命。明明每天都会有无数人以花样百出的方式退场,而未来也并不是理所应当会降临的;明明在好几次手术中,极高的失败率令都他在麻醉后的昏沉中想着“这会不会就是最后了”。但至今为止,天祥院英智仍然活着。

      “和涉一起长命百岁”在几十年前,可能真的是个需要把一年一次的生日许愿消耗掉的奢侈愿望。但或许是因为魔术师同时念出了“希望英智身体健康”的咒语,竟然也能一步步成真。

       两个人一起,以理所当然的姿态想象着明天的样子、谈论起未来,然后见证它的到来——这是一个确实存在于他们身上的奇迹。



     在晚餐之后,终于是令人期待的甜品时间了。在天祥院英智思考着要从蛋糕的那个部位开始品尝、哪几款又可以作为礼物,送给可爱的桃李和创的时候,凛月“小~英想吃蛋糕的话,直接跟我说就好了啊”的消息已经送达,敬人“你这糖分明显摄入过多了!”的说教倒还在路上。而日日树涉刚好端着两杯放着(连提出要求的英智都不知道那是什么的)魔法种子的红茶,坐在了他身边。

      就在这时,他在无意间发现了日日树涉眼角有一道细纹。它不明显,只要换个角度看,就会立刻消失得无影无踪。

      哎呀。

      或许是因为日日树涉总有办法让时间过得丝毫不令人感到无趣,以至于直到此刻,天祥院英智才第一次如此清楚地意识到,“十几年”是真的过了十几年。

      就好像一秒钟之前,穿着梦之咲制服的他还在拘谨地称呼对方为“日日树君”。而在一个名为“很久”的瞬间过后,只要英智说道“我的涉”,就能立刻收获一杯最和他心意的红茶,和一个沙发明明有那么大,却偏要挨着他坐下的日日树涉——还是一个眼角已经出现细纹的涉呢。

      话虽如此,在他眼中日日树涉却总好像和过去是一样的。他一直都只能注意到涉的美丽,而美与美之间又有什么不同呢?如果要问“老去后的涉会是什么样子”,那他的答案一定是从一开始就已经定好了,“是美丽的样子”。

      假如拿着相似的问题去问日日树涉,想必他也一定会给出相同的答案。天祥院英智对此心知肚明。


      或许自己就像一个分明拿着地图,却迟迟不愿走出自制迷宫的旅人。真是毫无办法呢,可天祥院英智只是单纯地想将时间用在思考和日日树涉相关的事情上啊。

      那些绕着日日树涉打圈的思绪,也在无意中把他的心包裹成毛绒绒的一团。即使是想着那些他早就知道答案的事情,也能让天祥院英智在短暂的分离中感到温暖和幸福。于是直到现在,那个一直被他刻意忽略的答案,终于被他心满意足地放了出来。



      天祥院英智惊讶而快乐地——同时带着些许报复成功的得意开口道:“涉,你眼角的那个是皱纹吗?”



      -fin-



接下来就轮到涉想一天“长皱纹这件事到底是哪里让英智这么开心啊”了(咦)

今天也希望他们身体健康、长命百岁,拥有最棒的明天。



评论 ( 13 )
热度 ( 78 )

© 容郁 | Powered by LOFTER